好词好句好段骆驼祥子_骆驼祥子好词好句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点击:

骆驼祥子好词好句

  骆驼祥子好词一:

  1、立竿见影,兵荒马乱,淡而不厌,干净利落,引经据典

  2、一声不响,轻描淡写,任劳任怨,细心谨慎,自讨无趣

  3、朝云暮雨,正颜厉色,正言厉色,左右两难,坠茵落溷

  4、作育人材,邹缨齐紫,坐言起行,自圆其说,真心诚意

  5、垂头丧气,千言万语,一清二白,一刀两断,直言贾祸

  6、随机应变,与世无争,自有专长,省吃俭用,无中生有

  7、左右开弓,酌盈剂虚,瞻云就日,政由己出,造谣惑众

  8、无法无天,南腔北调,礼尚往来,莫名其妙,低声下气

  9、足音跫然,只言片语,忠言逆耳,专欲难成,瘴雨蛮烟

  10、无话可说,改邪归正,另眼相待,千载难逢,与众不一样

  11、政以贿成,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,凿饮耕食,招摇过市

  骆驼祥子好词二:

  1、甘居人后,随机应变,与世无争,自有专长,省吃俭用,无中生有

  2、无法无天,南腔北调,爱钱如铭,礼尚往来,莫名其妙,低声下气

  3、卖好讨俏,无话可说,改邪归正,另眼相待,千载难逢,与众不一样

  4、立竿见影,兵荒马乱,淡而不厌,干净利落,无缘无故,引经据典

  5、一声不响,轻描淡写,任劳任怨,细心谨慎,一来二去,自讨无趣

  6、垂头丧气,千言万语,一清二白,一刀两断,如何是好,忘恩负义

  骆驼祥子好句:

  1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的乱卷,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2、他不怕吃苦,也没有一般洋车夫的能够原谅而不便效法的恶习,他的聪明和努力都足以使他的志愿成为事实。

  3、经验是生活的肥料,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,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。

  4、因为高兴,胆子也就大起来;自从买了车,祥子跑得更快了。自我的车,当然格外细心,可是他看看自我,再看看自我的车,就觉得有些不是味儿,假若不快跑的话。

  5、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,揣起保单,拉起车,几乎要哭出来。拉到个僻静地方,细细端详自我的车,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我的脸!越看越可爱,就是那不尽合自我的梦想的地方也都能够原谅了,因为已经是自我的车了。把车看得似乎暂时能够休息会儿了,他坐在了水簸箕的新脚垫儿上,看着车把上的发亮的黄铜喇叭。他忽然想起来,今年是二岁。因为父母死得早,他忘了生日是在哪一天。自从到城里来,他没过一次生日。好吧,今日买上了新车,就算是生日吧,人的也是车的,好记,并且车既是自我的心血,简直没什么不能够把人与车算在一块的地方。

  6、为了赚钱再买辆车,祥子为杨宅拉起了包月,但他不堪忍受侮辱,愤怒地将钱摔在杨太太的脸上。这段精彩的描述,突出了祥子善良坚忍的外表下还蕴藏着反抗的要求,丰富了人物的性格。

  7、夜深了,多日的疲乏,与逃走的惊惧,使他身心全不舒服。

  8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伟大的忍辱是预备反抗。

  9、爱与不爱,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”情种“只生在大富之家。[由Www.QunZou.Com整理]

  10、可是有一天方大小姐叫他去给放进十块钱,他细细看了看那个小折子,上头有字,有小红印;通共,哼,也就有一小打手纸那么沉吧。

  11、他们自我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。

  12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我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13、自从有了这辆车,他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起劲了。拉包月也好,拉散座也好,他天天用不着为“车份儿”着急,拉多少钱全是自我的。心里舒服,对人就更和气,买卖也就更顺心。拉了半年,他的期望更大了:照这样下去,干上二年,至多二年,他就又能够买辆车,一辆,两辆……他也能够开车厂子了!

  14、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,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。

  15、他不愿再走,不愿再看,更不愿再陪着她;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,头朝下,砸破了冰,沉下去,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。

  16、自从有了这辆车,他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起劲了。拉包月也好,拉散座也好,他天天用不着为”车份儿“着急,拉多少钱全是自我的。心里舒服,对人就更和气,买卖也就更顺心。拉了半年,他的期望更大了:照这样下去,干上二年,至多二年,他就又能够买辆车,一辆,两辆……他也能够开车厂子了!

  17、最初,他似乎记得兵们是往妙峰山一带退却。及至到了后山,他只顾得爬山了,而时时想到不定哪时他会一交跌到山涧里,把骨肉被野鹰们啄尽,不顾得别的。在山中绕了许多天,忽然有一天山路越来越少,当太阳在他背后的时候,他远远的看见了平地。晚饭的号声把出营的兵丁唤回,有几个扛着枪的牵来几匹骆驼。

  18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;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。其实雨并不公道,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19、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,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。

  20、经验是生活的肥料,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,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

  21、一向到半夜,他还合不上眼。期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象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仅有天上的星伴着自我的心跳。骆驼忽然哀叫了两声,离他不远。他喜欢这个声音,象夜间忽然听到鸡鸣那样使人悲哀,又觉得有些安慰。

  22、好几次,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,摔后头这小子一交,可是他不敢,拉车的得到处忍气。

  23、拿着两包火柴,顺着大道他往西直门走。没走出多远,他就觉出软弱疲乏来了。可是他咬上了牙。他不能坐车,从哪方面看也不能坐车:一个乡下人拿十里八里还能当作道儿吗,况且自我是拉车的。这且不提,以自我的身量力气而被这小小的一点病拿住,笑话;除非一交栽倒,再也爬不起来,他满地滚也得滚进城去,决不服软!今日要是走不进城去,他想,祥子便算完了;他只相信自我的身体,不管有什么病!

  24、他不愿再走,不愿再看,更不愿再陪着她;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,头朝下,砸破了冰,沉下去,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。

  25、期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仅有天上的星伴着自我的心跳。

  26、爱与不爱,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"情种"只生在大富之家。

  27、那辆车也真是可爱,拉过了半年来的,仿佛处处都有了知觉与感情,祥子的一扭腰,一蹲腿,或一向脊背,它都就立刻应合着,给祥子以最顺心的帮忙,他与它之间没有一点隔膜别扭的地方。赶到遇上地平人少的地方,祥子能够用一只手拢着把,微微轻响的皮轮象阵利飕的小风似的催着他跑,飞快而平稳。拉到了地点,祥子的衣裤都拧得出汗来,哗哗的,象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。他感到疲乏,可是很痛快的,值得骄傲的,一种疲乏,如同骑着名马跑了几十里那样。

  28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我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29、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,把高尚的梦想撇开,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。

  30、夏先生的手很紧,一个小钱也不肯轻易撒手;出来进去,他目不旁视,仿佛街上没有人,也没有东西。

  31、乱世的热闹来自迷信,愚人的安慰仅有自欺。

  32、难堪渐渐变为羞恼,他的火也上来了;他们瞪他,他也瞪他们。

  33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34、怎样过这个“双寿”呢?祥子有主意:头一个买卖必须拉个穿得体面的人,绝对不能是个女的。最好是拉到前门,其次是东安市场。拉到了,他应当在最好的饭摊上吃顿饭,如热烧饼夹爆羊肉之类的东西。吃完,有好买卖呢就再拉一两个;没有呢,就收车;这是生日!

  35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36、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,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。

  37、期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仅有天上的星伴着自我的心跳。

  38、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,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;车箱是那么亮,垫子是那么白,喇叭是那么响。

  39、自从一到城里来,他就是“祥子”,仿佛根本没有个姓;如今,“骆驼”摆在“祥子”之上,就更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姓什么了。有姓无姓,他自我也并不在乎。可是,三条牲口才换了那么几块钱,而自我倒落了个外号,他觉得有点不大上算。

  40、夏先生的手很紧,一个小钱也不肯轻易撒手;出来进去,他目不旁视,仿佛街上没有人,也没有东西。

  41、看着那高等的车夫,他计划着怎样杀进他的腰注:杀进腰,把腰部勒得细一些。去,好更显出他的铁扇面似的胸,与直硬的背;扭头看看自我的肩,多么宽,多么威严!杀好了腰,再穿上肥腿的白裤,裤脚用鸡肠子带儿系住,露出那对“出号”的大脚!是的,他无疑的能够成为最出色的车夫;傻子似的他自我笑了。

  42、走吧,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,似乎也没大关系了;先到城里再说,他渴望再看见城市,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任何财产,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,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,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。

  43、夜深了,多日的疲乏,与逃走的惊惧,使他身心全不舒服。

  44、爱与不爱,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"情种"只生在大富之家。

  45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,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46、他们自我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。

  47、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;来的岁,他已经很大很高,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必须的格局,可是已经象个成人了——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貌的大人。

  48、夜深了,多日的疲乏,与逃走的惊惧,使他身心全不舒服。

  49、悲哀中的礼貌是虚伪。

  50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。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51、那时候,他满心都是期望;此刻,一肚子都是忧虑。

  52、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,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。

  53、难堪渐渐变为羞恼,他的火也上来了;他们瞪他,他也瞪他们。

  54、他没有什么模样,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。头不很大,圆眼,肉鼻子,两条眉很短很粗,头上永远剃得发亮。腮上没有剩余的肉,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(注:一边儿,即同样的。)粗;脸上永远红扑扑的。

  55、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,揣起保单,拉起车,几乎要哭出来。拉到个僻静地方,细细端详自我的车,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我的脸!越看越可爱,就是那不尽合自我的梦想的地方也都能够原谅了,因为已经是自我的车了。把车看得似乎暂时能够休息会儿了,他坐在了水簸箕的新脚垫儿上,看着车把上的发亮的黄铜喇叭。他忽然想起来,今年是二岁。因为父母死得早,他忘了生日是在哪一天。自从到城里来,他没过一次生日。好吧,今日买上了新车,就算是生日吧,人的也是车的,好记,并且车既是自我的心血,简直没什么不能够把人与车算在一块的地方。

  56、那时候,他满心都是期望;此刻,一肚子都是忧虑。

  57、期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仅有天上的星伴着自我的心跳。

  58、祥子为曹先生拉包月,眼看就要凑足买车的钱,却被孙侦探敲诈一空。祥子困惑地喊:"我招惹谁了。"此节描绘波澜迭起,人物心理经过细微动作暴露无遗,充分表现了不解灾难根源的祥子的绝望心境。二次买车期望的破灭,促成了祥子与虎妞的杯具婚姻,是祥子命运转折的关键之处。

  59、那辆车也真是可爱,拉过了半年来的,仿佛处处都有了知觉与感情,祥子的一扭腰,一蹲腿,或一向脊背,它都就立刻应合着,给祥子以最顺心的帮忙,他与它之间没有一点隔膜别扭的地方。赶到遇上地平人少的地方,祥子能够用一只手拢着把,微微轻响的皮轮象阵利飕的小风似的催着他跑,飞快而平稳。拉到了地点,祥子的衣裤都拧得出汗来,哗哗的,象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。他感到疲乏,可是很痛快的,值得骄傲的,一种疲乏,如同骑着名马跑了几十里那样。

  60、祥子为曹先生拉包月,眼看就要凑足买车的钱,却被孙侦探敲诈一空。祥子困惑地喊:”我招惹谁了。“此节描绘波澜迭起,人物心理经过细微动作暴露无遗,充分表现了不解灾难根源的祥子的绝望心境。二次买车期望的破灭,促成了祥子与虎妞的杯具婚姻,是祥子命运转折的关键之处。

  61、那辆车也真是可爱,拉过了半年来的,仿佛处处都有了知觉与感情,祥子的一扭腰,一蹲腿,或一向脊背,它都就立刻应合着,给祥子以最顺心的帮忙,他与它之间没有一点隔膜别扭的地方。赶到遇上地平人少的地方,祥子能够用一只手拢着把,微微轻响的皮轮像阵利飕的小风似的催着他跑,飞快而平稳。拉到了地点,祥子的衣裤都拧得出汗来,哗哗的,象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。他感到疲乏,可是很痛快的,值得骄傲的,一种疲乏,如同骑着名马跑了几十里那样。

  62、期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仅有天上的星伴着自我的心跳。

  63、这是对祥子和虎妞所住的大杂院的一次鸟瞰,勾勒出大杂院普通居民的苦难生活。作者用滴着血和泪的笔锋,画出了那人间地狱的活景。

  64、为了赚钱再买辆车,祥子为杨宅拉起了包月,但他不堪忍受侮辱,愤怒地将钱摔在杨太太的脸上。这段精彩的描述,突出了祥子善良坚忍的外表下还蕴藏着反抗的要求,丰富了人物的性格。

  65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我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66、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,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;车箱是那么亮,垫子是那么白,喇叭是那么响。

  67、为金钱而工作的,怕遇到更多的金钱,忠诚不立在金钱上。

  68、他们自我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。

  69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的乱卷,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70、她咽了口吐沫,把复杂的神气与情感似乎镇压下去,拿出点由刘四爷得来的外场劲儿,半恼半笑,假装不在乎的样貌打了句哈哈。

  71、这是对祥子和虎妞所住的大杂院的一次鸟瞰,勾勒出大杂院普通居民的苦难生活。作者用滴着血和泪的笔锋,画出了那人间地狱的活景。

  72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73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我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74、祥子的衣服早已湿透,全身没有一点干松的地方;隔着草帽,他的头发已经全湿。地上的水过了脚面,湿裤子裹住他的腿,上头的雨直砸着他的头和背,横扫着他的脸。他不能抬头,不能睁眼,不能呼吸,不能迈步。他像要立定在水里,不知道哪是路,不晓得前后左右都有什么,只觉得透骨凉的水往身上各处浇。他什么也不知道了,只茫茫地觉得心有点热气,耳边有一片雨声。他要把车放下,可是不知放在哪里好。想跑,水裹住他的腿。他就那么半死半活地,低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拽。坐车的仿佛死在了车上,一声不出地任凭车夫在水里挣命。

  75、虽然已到妙峰山开庙进香的时节,夜里的寒气可还不是一件单衫所能挡得住的。祥子的身上没有任何累赘,除了一件灰色单军服上身,和一条蓝布军裤,都被汗沤得奇臭——自从还没到他身上的时候已经如此。

  76、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,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;车箱是那么亮,垫子是那么白,喇叭是那么响。

  77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78、难堪渐渐变为羞恼,他的火也上来了;他们瞪他,他也瞪他们。

  79、平日帮她办惯了事,他只好服从。可是今日她和往日不一样,他很想要思索一下;楞在那里去想,又怪僵得慌;他没主意,把车拉了进去。看看南屋,没有灯光,大概是都睡了;或者还有没收车的。把车放好,他折回到她的门前。忽然,他的心跳起来。

  80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。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。

  81、难堪渐渐变为羞恼,他的火也上来了;他们瞪他,他也瞪他们。

  82、他没有什么模样,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。头不很大,圆眼,肉鼻子,两条眉很短很粗,头上永远剃得发亮。腮上没有剩余的肉,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(注:一边儿,即同样的。)粗;脸上永远红扑扑的。

  83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;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。其实雨并不公道,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84、他不愿再走,不愿再看,更不愿再陪着她;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,头朝下,砸破了冰,沉下去,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。

  85、爱与不爱,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"情种"只生在大富之家。

  86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;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。其实雨并不公道,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87、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,把高尚的梦想撇开,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。

  88、为金钱而工作的,怕遇到更多的金钱,忠诚不立在金钱上。

  89、夏先生的手很紧,一个小钱也不肯轻易撒手;出来进去,他目不旁视,仿佛街上没有人,也没有东西。

  90、经验是生活的肥料,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,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

  91、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,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。

  92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。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93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的乱卷,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94、灰天上透出些红色,地与远树显着更黑了;红色渐渐的与灰色融调起来,有的地方成为灰紫的,有的地方异常的红,而大部分的天色是葡萄灰的。又待了一会儿,红中透出明亮的金黄来,各种颜色都露出些光;忽然,一切东西都十分的清楚了。跟着,东方的早霞变成一片深红,头上的天显出蓝色。

  95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;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。其实雨并不公道,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96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伟大的忍辱是预备反抗。

  97、走吧,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,似乎也没大关系了;先到城里再说,他渴望再看见城市,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任何财产,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,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,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。

  98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的乱卷,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99、怎样过这个”双寿“呢?祥子有主意:头一个买卖必须拉个穿得体面的人,绝对不能是个女的。最好是拉到前门,其次是东安市场。拉到了,他应当在最好的饭摊上吃顿饭,如热烧饼夹爆羊肉之类的东西。吃完,有好买卖呢就再拉一两个;没有呢,就收车;这是生日!

  100、街上的柳树,像病了似的,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;枝条一动也懒得动的,无精打采的低垂着。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,干巴巴的发着些白光。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,与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,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阵,烫着行人的脸。处处干燥,处处烫手,处处憋闷,整个的老城像烧透的砖窑,使人喘不出气。狗爬在地上吐出红舌头,骡马的鼻孔张得异常的大,小贩们不敢吆喝,柏油路化开;甚至于铺户门前的铜牌也好像要被晒化。街上异常的清静,仅有铜铁铺里发出使人焦躁的一些单调的叮叮当当。拉车的人们,明知不活动便没有饭吃,也懒得去张罗买卖:有的把车放在有些阴凉的地方,支起车棚,坐在车上打盹;有的钻进小茶馆去喝茶;有的根本没拉出车来,而来到街上看看,看看有没有出车的可能。那些拉着买卖的,即使是最漂亮的小伙子,也居然甘于丢脸,不敢再跑,只低着头慢慢的走。每一个井台都成了他们的救星,不管刚拉了几步,见井就奔过去;赶不上新汲的水,便和驴马们同在水槽里灌一大气。还有的,因为中了暑,或是发痧,走着走着,一头栽在地上,永不起来。

  101、夏先生的手很紧,一个小钱也不肯轻易撒手;出来进去,他目不旁视,仿佛街上没有人,也没有东西。

  102、他不愿再走,不愿再看,更不愿再陪着她;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,头朝下,砸破了冰,沉下去,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。

  103、太阳平西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里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象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些微腥的潮味。河岸北的麦子已吐了芒,矮小枯干,叶上落了一层灰土。

  104、为金钱而工作的,怕遇到更多的金钱,忠诚不立在金钱上。

  105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。

  106、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,把高尚的梦想撇开,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。

  107、为金钱而工作的,怕遇到更多的金钱,忠诚不立在金钱上。

  108、云还没铺满了天,地上已经很黑,极亮极热的晴午忽然变成黑夜了似的。风带着雨星,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,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。北边远处一个红闪,像把黑云掀开一块,露出一大片血似的。风小了,可是利飕有劲,使人颤抖。一阵这样的风过去,一切都不知怎好似的,连柳树都惊疑不定的等着点什么。又一个闪,正在头上,白亮亮的雨点紧跟着落下来,极硬的砸起许多尘土,土里微带着雨气。大雨点砸在祥子的背上几个,他哆嗦了两下。雨点停了,黑云铺匀了满天。又一阵风,比以前的更厉害,柳枝横着飞,尘土往四下里走,雨道往下落;风,土,雨,混在一处,联成一片,横着竖着都灰茫茫冷飕飕,一切的东西都被裹在里面,辨不清哪是树,哪是地,哪是云,四面八方全乱,全响,全迷糊。风过去了,只剩下直的雨道,扯天扯地的垂落,看不清一条条的,只是那么一片,一阵,地上射起了无数的箭头,房屋上落下万千条瀑布。几分钟,天地已分不开,空中的河往下落,地上的河横流,成了一个灰暗昏黄,有时又白亮亮的,一个水世界。

  109、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,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;车箱是那么亮,垫子是那么白,喇叭是那么响。

  110、她咽了口吐沫,把复杂的神气与情感似乎镇压下去,拿出点由刘四爷得来的外场劲儿,半恼半笑,假装不在乎的样貌打了句哈哈。

  111、他没有什么模样,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。头不很大,圆眼,肉鼻子,两条眉很短很粗,头上永远剃得发亮。腮上没有剩余的肉,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注:一边儿,即同样的。)粗;脸上永远红扑扑的,异常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——小时候在树下睡觉,被驴啃了一口。

  112、祥子早就有点后悔,一听这个,更难过了。可是,继而一想,把三只活活的牲口卖给汤锅去挨刀,有点缺德;他和骆驼都是逃出来的,就都该活着。什么也没说,他心中平静了下去。

  113、太阳西斜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水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微腥的潮味。

  114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,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;其实,雨并不公道,因为下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115、站起来,他觉出他又象个人了。太阳还在西边的最低处,河水被晚霞照得有些微红,他痛快得要喊叫出来。摸了摸脸上那块平滑的疤,摸了摸袋中的钱,又看了一眼角楼上的阳光,他硬把病忘了,把一切都忘了,好似有点什么心愿,他决定走进城去。

  116、好几次,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,摔后头这小子一交,可是他不敢,拉车的得到处忍气。

  117、可是有一天方大小姐叫他去给放进十块钱,他细细看了看那个小折子,上头有字,有小红印;通共,哼,也就有一小打手纸那么沉吧。

  118、这么凉爽的天,他的胸脯又是那么宽,可是他觉到空气仿佛不够,胸中十分憋闷。他想坐下痛哭一场。以自我的体格,以自我的忍性,以自我的要强,会让人当作猪狗,会维持不住—个事情,他不只怨恨杨家那一伙人,而渺茫的觉到一种无望,恐怕自我一辈子不会再有什么起色了。拉着铺盖卷,他越走越慢,好象自我已经不是拿起腿就能跑个十里八里的祥子了。

  119、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,揣起保单,拉起车,几乎要哭出来。拉到个僻静地方,细细端详自我的车,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我的脸!越看越可爱,就是那不尽合自我的梦想的地方也都能够原谅了,因为已经是自我的车了。

  120、太阳西斜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水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微腥的潮味。

  121、三起三落,祥子买车的愿望终成泡影,但他心中还期待着能与他喜欢的小福子结合。然而,小福子自杀了,祥子生活的信念悄然死灭。他不再想也不再期望,甚至连绝望也感觉不到了。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已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。这些章节有力控诉了黑暗势力对善良完美人性的扭曲摧残。

  122、经验是生活的肥料,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,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。

  123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124、夜深了,多日的疲乏,与逃走的惊惧,使他身心全不舒服。

  125、那时候,他满心都是期望;此刻,一肚子都是忧虑。

  126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的乱卷,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127、三起三落,祥子买车的愿望终成泡影,但他心中还期待着能与他喜欢的小福子结合。然而,小福子自杀了,祥子生活的信念悄然死灭。他不再想也不再期望,甚至连绝望也感觉不到了。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已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。这些章节有力控诉了黑暗势力对善良完美人性的扭曲摧残。

  128、那时候,他满心都是期望;此刻,一肚子都是忧虑。

  129、好几次,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,摔后头这小子一跤,可是他不敢,拉车的得到处忍气。

  130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。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。

  131、地上的热气与凉风搀合起来,夹杂着腥臊的干土,似凉又热;南边的半个天响晴白日,北边的半个天乌云如墨,仿佛有什么大难来临,一切都惊慌失措。车夫急着上雨布,铺户忙着收幌子,小贩们慌手忙脚的收拾摊子,行路的加紧往前奔。又一阵风。风过去,街上的幌子,小摊,与行人,仿佛都被风卷了走,全不见了,只剩下柳枝随着风狂舞。

  132、走吧,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,似乎也没大关系了;先到城里再说,他渴望再看见城市,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任何财产,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,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,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。

  133、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,把高尚的梦想撇开,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。

  134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。

  135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。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136、他们自我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

好词好句好段骆驼祥子_骆驼祥子好词好句

https://m.smzdht.com/zw/103102.html

精彩图片

热门精选